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让你当收尸人,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在线阅读 - 第四百七十二章 做手术,住院治疗了

第四百七十二章 做手术,住院治疗了

        黄有贵是送师父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旁边,将师父的情况一一告诉了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父做了一系列检查,除了全身挫伤外,还有内出血,肋骨骨裂,脏器受损等。

        肩胛骨位置,还有贯穿伤,现在已经昏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说了好多,就黄有贵说,都说了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也是学医的,在听完这些话后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头也是一凉,这种患者,放在任何一个医院,绝对是急重症患者,必须要抢救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手术室,声音有点哽咽: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余叔拍了拍我的肩膀: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担心了,你师爷曾经说过,宋德财命格里有半点天赦入命,命格极硬。

        遇事都有半点天赦庇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不能化吉,但能过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这傻叉,命太硬,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余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我一身是伤,还满脸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儿,他应该克不到你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师徒俩对克,负负得正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我一时间有点懵比,望向余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师父生日,但知道准确八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半点天赦,极硬命格?负负得正?

        余叔,你确定这是在安慰我?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旁边的黄有贵,李晓敏也楞在一旁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余叔口中,师父有半点“天赦入命”,那肯定不是假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“天赦”,是神煞之一,是天上的一颗吉星。

        命理中,认为遇天赦,便能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命中有天赦入命,那一辈子都将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大好命格里,很多都带天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真没想到,师父的命格里,竟有半点这种命格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师父和九尸道人死磕时,不断提起他命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心里的情绪好了一点,但依旧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晓敏见我脸色很差,绷带都被血染透,说要带我去治疗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说再等等,没等到师父的消息,我心里就绷着一根弦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在门口等了有半个小时的样子,手术室大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医生戴着口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宋德财的家属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余叔急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直起了腰杆,想起身,但双腿用不上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麻木的感觉,已经蔓延整个小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手术很成功,病人的各项指标都很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没有脱离危险期,只要三天内病人能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没有感染和并发症,应该就不会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些,我和余叔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身体没事,那么我们就一定有办法,让师父转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余叔连连感谢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到这话,悬着的那颗心,也在这个时候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靠在座椅上,说出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三个字一出口,我便感觉整个人都空了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提着的那一口气也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跟着,双眼一黑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稀间,我还听到余叔、李晓敏、黄老板喊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要睁开眼睛,也想开口回应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我这会儿,感觉自己太累了,想要好好的睡一个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我再次有知觉的时候,闻到了熟悉的消毒水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努力的睁眼,白色的天花板映入眼帘,脚边是点滴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挂着一包葡萄糖正一点一点地滴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发现,自己正躺在病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动一动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全身肌肉撕裂的感觉却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出现的疼痛,让我忍不住的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隔壁有个老大爷,正在喝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听我发出声音,急忙对着旁边的家属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醒了醒了,隔壁床的小伙子醒了,叫医生,叫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着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听到这话,急忙按了一下床边的呼叫按钮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几个护士和医生,就推开了房门,来到了我所在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,还是吴老师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来二院住院,他就来巡过我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吴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沙哑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师点点头: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宁啊!你别乱动,醒了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有没有那点不舒服,给老师说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老师教的我们普外科,同时也在二院挂职,他的号二百一个,还得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没迟疑,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当前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也了解到,我竟然昏迷了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几个医生,这会儿还拉开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按压了我的腹部各脏器,确定是否有鼓包疼痛异常,疝气等症状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系列检查后,吴老师对我开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宁啊!你应该没大问题了,接下来好好在医院休息,再做几个检查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啊!

        你住院后,你现在实习医院,金山医院院长彭朋义,可亲自给我打了电话,他很看好你啊!

        说你在神经内科方面,也很有造诣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学的时候,我还真没看出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笑了笑,没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哪儿是有造诣,我是有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间,病房里又走进来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定眼一看,不是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去买午饭回来的余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