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魔雾雨在线阅读 - 第61章 镇北王

第61章 镇北王

        魏风指着那块刻印着繁复纹路的石头道:“这是个符文,名称叫噬魂符文,应该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,把击杀之人的灵魂转化为自身战力,当然了,你要问我什么是符文我也解释不清,只知道怎么使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存下意识问道:“怎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风抬头看看天:“用在天赋上,我不知道你的天赋是什么,也不确定你能不能使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存指着水滴状宝石问道:“那这个呢?”他见魏风似乎没有要介绍这个东西的意思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风想了想,斟酌着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但是我只说一次,你能听懂就听懂,听不懂也别问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柳存同意,他才言简意赅的说道:“这个使用后可以获得一个技能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存:???

        他确定自己没有漏听任何一個字,也大概明白魏风说的是哪几个字,但偏偏这些字组合起来他就听不懂了,不过魏风有言在先,让他别问,那他也就不纠结了,就像他从不纠结为什么魏风知道这些物品的名称和用途之类的,他觉得师父肯定知道为什么,但师父没有告诉他,他就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风很坦诚,一方面是因为他师父柳永在此,谁知道那中年人到底知道多少,之前该表现出的东西也表现了,想隐藏的也没藏住,同行这么久,他觉得该被发现的基本都已经被发现了,索性坦诚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他也觉得这些东西没什么隐藏的必要,职业者又不止他一个,这旋涡既然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同安郡,那也会出现在其他地方,或早或晚会成为一件为大众所熟知的事情,那何不大大方方一些,起码给这师徒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这箱子内的东西,说实话就凭柳存的实力,人家直接把两件东西都拿走魏风也无可奈何,之前提议让他先挑,潜台词就是一人一件,柳存既然没有反驳,那就是默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队友,人家又没仗着实力独吞,都如此态度了,魏风坦诚一些也是应该的,或者说这不叫坦诚,这叫懂事,叫知道分寸,这对于他在这个世界生存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存听完没有犹豫,径直拿走了那块符文石,同时将水滴宝石递给了魏风,魏风欣然收下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结果魏风早就有所预料的,柳存大概率不是职业者,后者对他没有任何作用,前者也许还有用也不说不定,他肯定是会这么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魏风本身就比对方多一些收获,比如经验值,比如秘境奖励,所以秘境内本身的收获,只要有他就很满意,无所谓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边分配结束,一辆马车已经溜溜达达的驶到他们身旁,只是这次,中年男人竟然掀开门帘,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?”柳存靠过去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事已至此,商队肯定是待不下去了,城中出此大事,郡守此时恐怕已经在外面守着了,咱们的安稳日子恐怕是到头了。”柳永笑呵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柳存欲言又止,语气换成了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妨,当今圣上乃是雄主,你只要是个人才,愿意为国效力,无论什么出身,都能在这大姜国有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柳永摆摆手,哈哈大笑几声,随后大步走入绿色旋涡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存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,魏风从他的背影中,看到了一丝慌张,这个一直都没什么表情,但是心中自有明镜的年轻人,此时跟随的脚步显得有些茫然与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风心中有些疑惑,招呼上卜吉和草儿,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入漩涡的感觉,与初临此地时一样,伴随着一阵空间扭曲之感,再睁眼时已经回到了同安郡城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哦吼,好热闹,这是魏风出来时的第一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前方不远处一队披甲执锐的士兵将来往街道给封的严严实实,一些身穿官服之人在长街另一段凝望此处,此外还有盛世商行的几位掌柜在外焦急等候,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副官见到有人从旋涡内出来,正急声下着命令,似乎是让人过来查验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群官员之中,一直端坐中央的那人似乎是看了什么吃惊的事,蓦得站起,慌忙快走几步,就要推开封锁的士兵,他身旁几位官员连忙上前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不可啊……”、“大人,情况未明,还是让下面的人先行查验吧……”、“大人,大人不可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语格外响亮,让隔着一条街的魏风都听得一清二楚,言语中的拳拳关切之意,比对自己亲父亲都不一定有这么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退下!”然而那位官员却厉声将他们喝退,伸手推开身旁众人,快步向这边跑来,一边跑还一边高声喊道:“下官龚正富,见过镇北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还越跑越快,直到距离绿色旋涡三丈外才猛然止住身形,轻抖官服便是一个深躬,而他行礼的方向,正是那中年人,柳永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永轻笑,饶有兴趣道:“你是这里的郡守?你见过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龚正富没听到免礼之类的话,也不敢完全起身,只是半抬脊背,仍然微躬,毕恭毕敬道:“下官恬为此地郡守,无缘拜见镇北王实属下官遗憾,只是在学宫学习您的英武事迹时,有幸得见您的画像,哪知今日能有荣幸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柳永摆摆手,示意后面的马屁就不用说了,语气倒是更为玩味:“你既然知道我,那想必也知道我曾刺杀过当今圣上,就这样你还敢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完,龚正富那张胖脸上一瞬间就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,说话都有些磕磕巴巴:“王爷,您,您说笑了,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瞬间,他无比后悔自己为了博一个好名声而早早赶到现场,如果不到现场也不会经历这种事,哪怕当时装作没有认出镇北王也是好的啊,他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早些年在学宫求学时确实听说过一些关于镇北王的传闻,比如镇北王为什么失踪了一百多年,但是却没人知道镇北王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一个说法便是,镇北王谋逆,刺杀陛下失败,陛下念在当年征战时的旧情,没有废除镇北王封号,只是将其暗中处死,所以才一百多年不见镇北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