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科幻小说 - 魔雾雨在线阅读 - 第73章 知与行

第73章 知与行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在形容坚韧时,常常会提及扎根在岩壁内的青葱树木,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;人们在形容不屈时,常常会自比山间的巨石,千锤万凿出深山,烈火焚烧若等闲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无论是树木还是山石,在如此天灾面前,都显得异常脆弱、渺小而不堪,扎根在此的,被连根拔起,屹立不动的,被轻易推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大的泥石流冲破了所有的障碍,向矮山的底部倾泻而下,沿途的一切,都被这股洪流毫不留情地摧毁,只留下一片狼藉,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泥石流的第一波浪潮冲到了矮山下,那里,一道被无数剑气斩开的巨大沟渠正在等着迎接它的冲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望以此沟渠强行拦住是不可能的,所以沟渠并非笔直的南北走向,而是由东北方往西南方延展,在缓解泥石流冲势的同时,尽可能将其导向地势更低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泥土洪流浩浩汤汤的砸入深沟内,猛烈的冲势撞击到沟底那一刻,瞬间激起数丈高的泥水浪头,浪头被深沟另一端阻滞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扬起来的那一部分,砸落在村边几座矮屋上,也是瞬间将其砸的房倒屋塌,砖石垒成的院墙以及木架支撑房屋,连一点余波也没能力承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泥石洪流并非一波接着一波,而是接连不断的,其后有源源不断的泥浆推动着前浪不断冲击着沟壁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沟渠的导流作用下,绝大部分泥浆在撞击到沟壁上缓冲掉一部分势头后便顺着深沟折转,流向地势更低的西南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余下的一小部分,虽然冲势已经不那么迅猛,对于这座小村庄来说,仍然是无法承受的灾难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可阻挡的泥浆翻涌着推倒了一座又一座房屋,将这世代生存于此的村民仅有的家园毁掉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虽有情然天灾无情,它不会因为这些村民的穷苦和勤恳而心慈手软,也不会考虑到家园被毁后村民们是否颠沛流离,甚至于,那跑的稍慢些的村民,也一并被卷入滚滚洪流中,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魏风的视角来看,柳存这一番努力是有用的,至少他将泥石流的大部分洪流导向了西南方,即使残余部分仍然冲破深沟撞入村内,至少冲势和缓了一些,泥浆的量也没有那么充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改变,加上之前他大吼一声的示警,少说挽救了数十人的性命,以及部分靠北一些的房屋,但是大部分行动迟缓的老人与无人看护的幼童,还是难以避免的葬身泥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存已经远离了沟渠附近,此时正站某处房屋上,他面色苍白但手臂殷红,眼睁睁看着那些村民被泥石流吞没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他去尝试阻止泥石流,尝试在天灾之下抢回这些普通人的性命,不是因为他有多强的恻隐之心,也不是因为心怀悲悯,仅仅是因为他记得不师父说过,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现在全身经脉以及內腑因为元力输出太过狂暴而受创,体内元力几近干涸,他已经做到了师父对他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没有疗伤丹药辅助的话,单是修补体内伤势都要数月,由此耽误的修行进度要更多,任谁在一旁都不能说他没有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表情已经恢复到了魏风初见他时那冷漠的模样,但是内心却不如表面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自己不会因为救下了一部分村民而心生喜意、不会因为没能全部救下而遗憾、不会看着这些村民逝去而哀伤,但事实上,这些情绪现在都涌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强迫自己的表情恢复到冷漠状态,以为这样就可以带动内心平复,他强迫自己转身离去,不再看此地一眼,告诉自己这里再发生什么也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这次灾难过后,有幸见到他出手那一幕的幸存者会将他的事迹变为此地的一个传说,但这已经与他无关了,他告诉自己,这只是在缅怀自己的师父,按照师父的教导行事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存其实还不太理解柳永为什么要让他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,他只是在按照师父的要求行事,但现在,心中涌现的一些情绪好像试图告诉他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小便被抛弃,除了柳永之外,没有从这个世界其他人身上感受到一点点温暖,世界以冷漠对他,他也以冷漠对待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柳永不会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,所以前十九年,他带柳存走过许许多多的地方,看过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,带柳存去见识天、地、人的每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仅仅是见证,并不能增加一個人的体悟,他也只是让这些刻印在柳存的脑海中,然后告诉柳存,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的,什么是应该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柳存哪怕不理解,也会按照他的要求和教导来行事,这就够了,因为他知道,当所见与所行重合的时候,柳存自然会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了,现在的柳存没能体悟到师父的用心,也没有太多体悟,仅仅是感觉到一些不受控的情绪涌现,让他有些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风凭借着魔雾雨的洞察,预判了柳存往回赶的路径,提前在某个地方等着柳存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柳存的第一句,魏风没有表达自己的钦佩和称赞,因为柳存的神态让魏风感觉的出他有些不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魏风开口的第一句: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且不说魏风可以全程观察到柳存的一举一动,单说他现在身体上不正常的苍白与殷红,伤势就不会太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存没有吱声,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魏风叹口气,手掌一翻,从虚空中抓出了一瓶装满红色液体的玻璃瓶:“这个给你,喝了吧,应该能缓解你的伤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存静静的看着魏风的眼睛,从中看出了不舍、无奈还有善意,也没有询问他这种虚空取物的能力是什么,也没问这液体是什么,径直接过玻璃瓶,拔掉木塞将瓶内液体一饮而尽。